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公交车上的尴尬婆媳
公交车上的尴尬婆媳

公交车上的尴尬婆媳

“车辆起步,刚上车的乘客请往里走,还没下车的乘客请等下一站”

随着一阵清脆的女声播音响起,陈功就跟着柳月明和韩雅丽朝公交车的后面走去,刚好最后一排位置是空的,三个人就就捡了靠窗的位置并排坐了下来。

柳月明的位置靠窗,陈功坐旁边,外面则是韩雅丽。被这婆媳二女左右包围,阵阵沁香扑鼻,陈功觉得心旷神怡。

尤其是婆婆柳月明,刚刚坐稳,一只手就摸向了陈功的大腿。

我擦,八辈子没摸过男人啊陈功心中一动,嘿嘿一笑,就任由柳月明的小手朝自己的大腿内侧摸来。
;陈功扭头朝柳月明看了一眼。

柳月明媚眼如丝,笑颜如花,脸蛋光洁,红唇诱人,一双秋水般的明眸像是一汪清泉一般,深情的注视着陈功,眼底满是**裸的**。

韩雅丽老师的婆婆看来简直就是如饥似渴啊。

柳月明假装很是随意的将手搭在了陈功的大腿上面,一副风轻云淡的神情,笑道:“陈功同学,你不介意吧”

“当然”

陈功嘿嘿一笑,接着说道:“不介意啦。”

有这么妩媚的熟妇主动为自己按摩大腿,傻瓜才会拒绝呢最好是能用她的葱嫩小手给自己撸上一管,嘿嘿

“那我就不客气了。”

柳月明满面春风,搭在陈功大腿上面的小手开始蠕动起来,尽管隔着裤子,但是那种摩挲产生的快感,让陈功无比的惬意。

坐在靠外位置的韩雅丽,则是一本正经,双手相互交叉搭在自己的大腿上。可以看得出来,再次与陈功重逢,韩雅丽的内心是十分紧张的。

听着婆婆柳月明跟陈功有如老友重逢一般的热情谈话,韩雅丽忽然感觉芳心空落落的,像是失去了什么,非常的揪心。

只是,韩雅丽还没有察觉到,这两人正在做一些猥琐的事情。

柳月明的小手缓缓的抚摸,从外侧逐渐的向内侧延伸,一脸享受的神情,小嘴微抿,还发出轻微的哼哼唧唧的呻吟,陈功都爽的大腿直打颤了。

此时的公交车上并不拥挤,基本上每一排座位上都坐着乘客,过道里也十分稀松,七零八落的站着一两个乘客,大家都目视前方,注意着下一站,根本就没人会留意陈功跟柳月明这边。

看到柳月明一副发骚的样子,陈功都想操她了。

柳月明的小手愈发的大胆起来,滑向了陈功的裤裆之处,五根手指轻轻的一摸,就摸到了一坨软绵绵的东西,秀眉一扬,故意假装不解的问道:“咦,陈功同学,这是什么呀,软绵绵的,摸起来好好舒服,好有手感哦”

被柳月明这么一摸,陈功裤裆之下的东西立即就硬了起来。

“呀,这东西还会变形呢。硬了,硬了”

感觉手中摸着的那坨软绵绵的东西瞬间变得坚硬起来,柳月明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十分开心的叫唤道。

说着,柳月明还用手隔着裤裆捏了起来,握住了陈功的那根坚硬起来的粗壮物事。似乎觉得还不过瘾,柳月明又拉开了陈功的裤裆拉链,将小手直接凑了进去,让她自己可以摸得更爽一些。

一只柔软的小手就这么握着自己的胯间物事,还不时的上下撸动着,一阵阵酥麻的感觉直窜心头,陈功都觉得自己胯间的巨大玩意儿已经充血暴怒了。

陈功干脆背靠着坐垫,张开了双臂,一左一右,环在了韩雅丽和柳月明的香肩上面,眯起了双眼,一脸享受的神情。人生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左拥右抱,还有性感熟妇为自己撸管,爽啊

感受到陈功的臂弯压了下来,韩雅丽微微扭头,然后就看到自己的婆婆柳月明的一只手竟然伸进了陈功的裤裆拉链里面,当下就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连忙伸手捂住,极力的克制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天啊,他们竟然在车上就这也太胆大妄为了吧

韩雅丽立即脸红心跳,下意识的朝前面看去,还好,由于后排的座位靠垫都比较高,而且他们这最后一排的位置比较隐蔽,前面的乘客根本就察觉不到。不过,尽管如此,韩雅丽还是心惊肉跳,总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生怕被人看到,整个人都焦躁不安起来。

陈功的眼睛眯起了一条缝,将韩雅丽的表情一览无遗,不觉有些好笑,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份报纸,递给了韩雅丽,说道:“韩老师,你要是受不了的话,可以看看报纸的。”

韩雅丽不解其意,可是当陈功抖了抖,摊开了报纸之后,韩雅丽立即就意识到,陈功这是要让她用报纸为他遮掩啊。这份报纸的版面很宽,足有a3纸张大小,而且还有好几张,足够遮掩住这个小小角落的无限春色。

韩雅丽只得接过了报纸,摊得很开,可是报纸上面的那些字,她一个都看不下去,一颗芳心扑通扑通的乱跳,好像自己现在正在做贼一般。

有了遮掩之后,柳月明就更加的大胆了,把另一只小手也伸了过来,套弄了一番,就解开了陈功裤子的皮带,这样一来,柳月明就可以拉下陈功的内裤,更加舒适的替陈功撸管了。

“呼呼,爽”

陈功眯着眼睛,惬意的说道:“我还能更爽一点吗”

听到陈功的话,柳月明正在撸管的小手突然停住,就这么紧握着陈功的胯间物事,忽然俯下身来,将头凑了过来,张开了性感红润的小嘴,缓缓的将陈功的胯间物事给吞了进去。

“啊,爽死了”

陈功轻声呻吟了一声。

比起柳月明的小手,湿润紧凑的小嘴,能够用她的温热包裹起来,那种刺激到死的奇妙感受,让陈功全身上下有种如遭电击的强烈震撼,几乎都要忍不住射精的冲动了。

陈功眯着眼睛,伸手摸着柳月明的秀发,笑眯眯的赞赏道:“柳阿姨,好吃吗”

“唔,好好吃”

柳月明的嘴里含着陈功的胯间物事,口齿含糊不清的说道:“陈陈功同学,就让柳阿姨好好好的品尝一下一下吧”

柳月明抬起头,媚眼如丝,伸出了柔软的丁香小舌,还故意在自己的唇角舔了舔,那股子骚媚的劲儿,让陈功浑身酥软。

柳月明说着,又低下了头,双手捧着陈功胯间高高挺立起来的巨大**,像是捧着一件心爱的宝贝似的,注视了良久,这才又伸出了舌尖,轻轻的刮舔着陈功的**。这一下可就要了陈功的命了,柳月明的舌尖湿润柔软,却又不失坚硬,以一种极快的速度,不断的撩拨着陈功的**,让陈功的**迅速暴涨,充血,**上面暴怒的青筋清晰可见,呈现青紫色。

陈功爽的如坠云端,忍不住伸手按住柳月明的头。

柳月明一边舔着陈功的**,一边抬起头,如丝的媚眼看着陈功,仿佛在得意洋洋的说:“我的嘴巴吸得你的**舒服吧”

接着,柳月明又换了个位置,灵活的丁香小舌放过了陈功已经暴怒的**,继续朝前面舔去,将陈功粗壮的**茎身给舔的潮湿无比,硬得不能再硬了。柳月明的舌尖越舔越长,最后又延伸到了陈功的两颗阴囊上面,陈功浓密的阴毛,有如胡须旮旯一般,扎刺的柳月明的脸颊痒痒的,麻麻的,柳月明干脆将陈功的阴毛毛丝含在了唇边,继续舔弄着。

陈功眯着眼睛,笑道:“柳阿姨,我好爽啊”

“唔柳阿姨还会让你更爽的”

这时,柳月明就张开了小嘴,缓缓的将陈功的大**给吞了进去,紧紧的含住了。

熟妇的小嘴嘴功就是非同凡响,爽死了陈功舒展着眉梢,一脸的惬意,柳月明的小嘴十分润湿,又是吸允着,那种**被紧箍的感觉十分酥麻,让陈功微微喘着气儿,几乎就要有一种射精的冲动。

柳月明含着陈功的巨大**,一张吞一吐,时不时的朝陈功抛来媚眼,眉梢之际,媚劲儿深入骨髓。

陈功一脸的享受,抚摸着柳月明柔软发丝的色手,缓缓的滑落下来,探入到她的内衣里面去,然后在游移到她的大**上。陈功轻轻的转捏着柳月明的**,再用力的搓揉她的整个**,柳月明浑身变得酥麻起来。

“嗯哼哼”

柳月明强忍着,免得自己叫得太大声。

“柳阿姨,想让我**你吗”

看到柳月明吐出了自己的大**,一张俏脸上满是期待的表情,却又显得很是顾忌的样子,陈功笑了笑,说道:“柳阿姨,你一定没试过在这种大庭广众**的感觉吧在大家都不知道情况下,跟男人**,超级刺激的”

柳月明舔了舔嘴角,一脸的神往。

这时,陈功就让柳月明微微站起,弯腰屈身,背对着自己,很显然是想让柳月明坐在他的双腿之上。当柳月明刚刚站起来转过身子的时候,连衣裙的裙底就随着姿势向上翻起,那绷得紧紧的红色连衣裙就紧裹着她丰满结实的屁股,让她的淫臀显得浑圆性感。

陈功笑了笑,就直接伸手撩起了柳月明的裙底。这一下,柳月明白里透红的肥美屁股就尽入陈功眼底,柳月明穿着一条窄小的以黑色蕾丝镶边的丁字裤,陈功可以清晰的看到柳月明臀部的股沟,以及被黑色丁字裤的透明裆部包裹的阴部形状,虽然柳月明穿的是黑色的渔网丝袜,但是内裤早就已经湿润,布料变得透明起来,**的轮廓明显的浮凸出来,肉缝之处有如花生米粒般的阴蒂,在紧缩的衣料压迫下,显得扭曲淫秽,露出一簇儿黑色的阴毛。

看着柳月明那胀鼓鼓的**,在乌柔细长的阴毛覆盖下,散发出更加糜烂的诱人气息,陈功就觉得自己的的**更加胀硬了。

柳月明的大腿雪白诱人,美臀浑圆结实,就在陈功的眼皮底下,若有若无的散发着幽幽的清香,柳月明那肥美娇嫩的花瓣,像是向着陈功招手一般。

陈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来,柳阿姨,坐我身上。”

陈功说着,就一把揽住柳月明的纤纤细腰,直接就让柳月明性感的屁股坐在了陈功的身上。

“柳阿姨,我要开始**你的屄了哦。”

陈功伸长了脖子,凑到了柳月明的耳边,轻声的耳语。

陈功嘿嘿一笑,双手撑着柳月明的纤纤细腰,让她性感的屁股可以再抬起一些,好让自己的**可以顺着柳月明的股沟,朝前面延伸探去,充血的**,就能够前后摩擦着柳月明鼓起的阴部。

“唔唔唔”

柳月明秀眉紧蹙,双手紧紧的握住了前座的靠垫,娇躯绷的紧紧的。

很显然,尽管骨子里骚媚,但是当众**,柳月明还是有些忌惮。

从后面看去,柳月明的的后脖子粉嫩无比,呈现出淡的淡红润,柔若无骨,陈功闻着柳月明散发着如同春药般诱人的体香,已经欲火焚身,胯下的**一柱擎天,直接就顶到了柳月明的下体。

“啊啊啊”

柳月明想要**却又强忍的纠结神情,更加激发了陈功的无限兽欲。

柳月明全身颤抖不已,俏脸酡红,媚眸半闭,樱唇微张,**中不断有**渗出。

陈功搂着柳月明的纤纤细腰,感受她细腰的柔软,以及她清香的头发所散发出来的醉人沁香。

陈功的手在柳月明的腰部抚摸着,然后又在在柳月明穿着黑色渔网丝袜的大腿上游动起来。陈功的手由柳月明的小腿,慢慢的摸到了大腿,摸遍她的大腿内外侧后,然后继续往大腿尽头前进,像是摸够了一般,这才伸进柳月明的裙内。

陈功的手伸入到柳月明黑色渔网丝袜的洞里,轻轻的拨开她的丁字裤,落在她的小屄四周游移轻撩,来回用手指揉弄屄口左右两片湿润的**,并且伸出了中指,轻轻向小屄肉缝滑进,很有技巧的扣挖着,接着又伸进她的小屄里面,轻轻触碰到她的屄核。

“哦噢噢噢唔”

柳月明的身子猛的一阵哆嗦,却不敢大声叫,只能伸手捂住了嘴巴,以至于她的呻吟,在压低了声音之后,就像是在打哈欠一般。

这时,柳月明的小屄就已经完全湿润了,潺潺的**,像是清澈的溪流一般,沾湿了整个**,阴毛湿漉漉地贴在那薄薄的丁字裤上,**如汹涌的潮水一样飞奔而流。

“是时候**屄了”

陈功嘿嘿一笑,挺起了巨大的**,然后就整根插进了柳月明那已经泛滥成灾的肉缝骚屄之中。

柳月明忍不住“啊”了一声。

坐在一旁的韩雅丽,被这一对大胆而又淫荡的男女给弄的心惊肉跳,神经绷的紧紧的,一双白皙的小手非常用力的捏着报纸,下意识的,却是感觉自己的下体,竟然有种湿漉漉的感觉。

陈功的**已经被柳月明皱褶嫩肉包围,紧紧的箍着,那种无比酥麻的感觉,瞬间就从陈功的**传遍他的全身。

从来都没有在这种公共场所之下**,柳月明几乎就要按耐不了这样的刺激,柔软的娇躯像水蛇般一般,开始扭动起来,纤细的腰肢更是不断的上下挺摆。

陈功从柳月明的背后亲吻着她的白皙修长的脖子,而他深深顶入她肉穴中的**开始慢慢**,插得柳月明浑身变得酥麻。

强烈的刺激使得柳月明形同疯狂,她的一双小手紧紧的抱住前面的椅背,双脚微微的张开,高跟鞋柱在车底上,肥臀拼命上下扭挺,以迎合陈功硕大**的研磨。

由于担心被其他的乘客察觉,柳月明极力的控制着自己忍住欢愉的**声,低声发出类似呻吟的哼哼,这柳月明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陈功挺动着下体,用力的冲刺顶撞柳月明的**,粗壮的大**在她的**中快速的进出,**的肉冠刮着柳月明的**壁,肉与肉之间的厮磨,像抽水机似的将**中涌出的**抽了出来,亮晶晶的**顺着柳月明的股沟,流水般滴落在柳月明穿着丝袜的小腿上。

陈功猛干着柳月明的**,深进深出,用自己的大**,狠狠的撞击她的**。柳月明反反复覆的被折腾,被插得香汗淋淋、媚眼微闭,想叫却又不敢大声的叫出来。

陈功的每次抽送,都会让柳月明低低地呻吟,而且她的身体,也因为小屄与陈功的**撞击,很有规律的扭动起来,同时也带动着她那对硕大的**不住的来回上下摇动。

陈功红涨不已的**不停在柳月明的骚屄里探索着,冲刺着,**碰触着阴核,产生了更加强烈的快感。

随着快感一股股的袭来,陈功一只手搂着柳月明的细腰,用力的向后一拉,另一只手则是从衣服下面抓紧她饱满的**,臀部向前用力,用力朝柳月明的骚屄深处插去。

这时已经达到了**的柳月明双眼紧闭,头靠在陈功的肩上,一手往后扶着他的脖子。陈功明显感觉得到柳月明的**里面喷出滚烫的阴精,肉壁阵阵收缩,就差要夹断他的**了。

陈功再也忍受不住,精关一开,就让热呼呼的精液全部都倾泻在柳月明的骚屄深处。

“呼呼”

爽了之后的柳月明软绵绵的躺在陈功的身上,娇躯瞬间就松弛了下来。

只是,陈功的**依然放在了柳月明的**里面,陈功的精液也慢慢地从柳月明的骚屄肉缝里面流了出来,然后慢慢地沿着她穿着丝袜的大腿流下。

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几个站,韩雅丽双手拿着报纸,都感到腰酸背疼,老眼昏花了,可是却不敢将报纸给放下来,生怕婆婆柳月明跟陈功正在进行的羞人事情被其他乘客给发现了。

韩雅丽只得暗自祈祷,这对不知廉耻的男女能够尽快完事,好让自己轻松一些。

韩雅丽的身体绷的直直的,一刻也不敢放松,虽然摊开了报纸,但眼睛却时不时的瞄向前方,注意着公交车上面的动态。只是,婆婆柳月明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但是她的呻吟**,还是如影随形一般的灌入到了韩雅丽的耳朵里面,让她浑身上下都起了鸡皮疙瘩,芳心痒痒的,下身似乎有种潮湿的感觉。

就在这时,韩雅丽娇躯猛的一紧,拿捏着报纸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抖索起来,因为她感觉到,自己的大腿内侧,靠近幽谧私处的羞人部位,已经多了一只大手。用脚趾头想,韩雅丽也知道,这是陈功伸过来的手。

“不,不要”

韩雅丽吓了一跳,连忙出声阻止。

此时此刻,韩雅丽的婆婆柳月明还坐在陈功的身上,虽然上衣完好无缺,但是下面的裙底早就被撩起,内裤都已经褪至到鞋跟上,两个人的身体交合着,像是黏在了一起似的。

婆婆已经够丢人了的,韩雅丽可没有这么大胆。

陈功也模仿起了刚刚摸自己大腿的柳月明,在韩雅丽的大腿内侧摩挲起来,感觉韩雅丽的双腿似乎痉挛一下,就再次深入,直探幽谧沟壑的底部,屈起了两根手指,开始很有技巧的扣弄起来。

“嗯嗯嗯嗯”

自从老公王德强被纪委调查之后,一直处于极度精神紧张状态之下的韩雅丽,许久都不曾被男人碰过,突然受到陈功的刻意挑逗,身体自然是相当的敏感,马上就来了反应,尤其是阴部的酥麻感觉十分强烈,让韩雅丽差点就泄了身子。韩雅丽紧紧的抿着嘴唇,以至于呻吟起来的声音特别古怪。

“不要吗,韩老师”

陈功的两根手指隔着韩雅丽的内裤,又抠了抠,笑眯眯的说道:“你看你都这么爽了,不要可惜了啊”

羞死人了韩雅丽脸颊嫣红一片。

可是,陈功的手指抠弄着自己那里的感觉,真的是好舒服。韩雅丽纠结无比,就这么坐着,一动也不敢动,任由陈功一边坐着操婆婆柳月明,一边伸手抠弄自己的下体。

“前方到站,请要下车的乘客做好准备,请给老人小孩以及有需要的乘客让个座”

“车辆起步,刚上车的乘客请往里走,还没下车的乘客请等下一站”

不知不觉,又到了一站。

正在和陈功疯狂之中的柳月明,以及脑海陷入短路状态的韩雅丽婆媳二人,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她们已经过了好几站了。

倒是陈功觉得十分惬意,心想,要是能够永远这样,那该多爽啊

也许是快要到终点站了吧,这辆公交车上的乘客看起来好像少了很多,已经无比的稀松,这就更加方便了陈功的手脚。

韩雅丽的下体也已经完全湿润了,久违的蜜汁,在空气中散发着**的气息,与身旁的这对男女交合所产生的性荷尔蒙分子融合交织在了一起。

“前方到站终点站”

随着一阵清脆的女音喇叭响起,韩雅丽瞬间就从香艳暧昧之中回神过来,惊愕的说道:“啊,终点站了天啊,我们坐过站了”

“你怎么当人儿媳的,都坐过站了,也不提醒婆婆,真是”

柳月明坐在陈功的胯上,白了韩雅丽一眼,很是不满的表情。

韩雅丽一脸的委屈,你们正在肉搏,我敢提醒吗我

三人整理好了衣衫,下了公交车之后,只得搭乘出租车往回去的方向走。虽然有点郁闷,但是在这对婆媳的家里,更加香艳的激情戏码就要上演了。

[完]